快捷搜索:

中央公车拍卖降温 网拍能否破局?

 昨日,陕西启动第二批省级机关公车车辆网络拍卖,在第一批拍卖取得了成交量100%,溢价率110%成绩单后,此次网拍再度引发外界关注。与之对比的是,5月9日,第十三场中央公车拍卖会上,22辆公车流拍创下历史纪录。专家称流拍数增加,传统拍卖方式是重要原因。


2015年4月18日,中央公车第10场拍卖现场,拍卖师正在介绍拍卖车辆的信息。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近几场拍卖溢价率低、车辆流拍数增加,专家称传统拍卖方式是重要原因;多地对公车网拍持欢迎态度

昨日,陕西启动第二批省级机关公车车辆网络拍卖,在第一批拍卖取得了成交量100%,溢价率110%成绩单后,此次网拍再度引发外界关注。

  与之对比的是,5月9日,第十三场中央公车拍卖会上,22辆公车流拍创下历史纪录。从年初的火爆场面、一票难求到如今的参拍人数下降、溢价率下滑、车辆流拍,除去民众热情降低,传统拍卖方式导致的参拍人数有限,竞价不充分等弊端也随之显现,国有资产流失的隐忧再次浮出水面。


  中央公车拍卖缘何降温?是否正常?网络拍卖公车能走多远?又能否破解传统公车拍卖的积弊?


  从“疯狂”到“冷清”


  “现在如果一场拍卖会上没有出现几辆豪车,人们的兴趣就不大了。”


  5月9日,拍卖师刘京武又一次站到了拍卖台上。这位曾经在激情“爆棚”的首场中央公车拍卖中,一度因人们竞价激烈而嗓子喊哑的拍卖师,再次经历了拍卖会的“冷清”。


  当日进行的公车拍卖已是中央公车拍卖的第13场。22辆公车流拍,创下中央公车拍卖历史纪录。同时,这场拍卖会的溢价率也仅为50%左右,竞买者不到100人。


  这与首场公车拍卖的“盛况”形成鲜明对比。在对于外界来说充满新鲜劲儿的首场拍卖会上,600多位操着不同口音的竞买者憋足了劲儿,在掌声与喝彩声中不断抬高竞拍价。有数位中途退掉竞买号牌者向新京报记者感叹“竞价太疯狂了”。而在最初的数场拍卖会中,也都有一人拍下多辆公车的情况出现。


  被人们称为“疯狂”的竞买局面没有一直持续下去。在3月12日进行的第5场公车拍卖会上,首次出现车辆流拍,溢价率也由第4场的150.6%骤降到75%。另一个变化更为直观,这场拍卖会上仅202人参与竞买,而此前第4场的竞买者则在拍卖前一天就将600个竞买号牌抢空。


  在随后的多场拍卖中,竞买者人数不断减少,溢价率也多保持在40%-70%之间。对于这样的情况,多家拍卖公司的负责人回应称主要是因为人们的竞价趋于理性。


  一直以来,传统的公车拍卖因频繁出现流拍、溢价偏低而屡受诟病。


  从1月下旬到现在,中央公车拍卖在3个多月的时间里经历了从热捧到降温的变化,公车拍卖竞价不充分可能导致的问题也再次浮出水面。在最初的几场公车拍卖中,公众担心的“白菜价”并未出现。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参与竞买人数下降、竞价不充分等问题则日渐显现。那么,中央公车拍卖中是否仍有国有资产流失的可能?


  在最初的几场公车拍卖会上,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资产管理司副司长徐永胜的身影多次出现在拍卖现场。新京报记者近日在北京新发地汽车交易市场采访时,也曾偶遇中直管理局的相关工作人员。北汽鹏龙拍卖公司相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他们是过来检查拍卖工作的。


  杭州车改方案设计者马建华等多位受访专家向新京报记者分析认为,中央公车拍卖的程序很严格,而且利润空间很小,因此国有资产流失的可能相对较小。


  “随着时间的推移,公车拍卖对人们的吸引力越来越小。现在如果一场拍卖会上没有出现几辆豪车,人们的兴趣就不大了。”长期致力于研究公车改革的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公车拍卖陷入目前的局面,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拍卖方式太传统了。参与竞买的人数越来越少,而拍卖需要有很多参与者才能拍出更真实的成交价。


  公车网络第一拍


  “网拍开始后两小时,有一辆车收到过百次报价;充分竞价的结果是成交价更高,可更好防止车辆贱卖。”


  除了中央公车拍卖,“成交率”和“溢价率”如何达到比较合理的水平也是困扰地方政府的难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